最新动态

G20:开创全球贸易投资合作新平台

2016年9月将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正吸引来自全世界的目光,中国正致力于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积极作用。在全球经济从应对危机到面临常态性低迷的过程中,G20也从危机应对的治理平台向更关注全球经济长期发展的国际经济合作论坛转型。随着贸易投资在推进全球经济增长的作用愈加明显,2016年,中国为在G20框架下搭建全球贸易投资合作新平台进行了创新性设计,在中国的倡议下,2016年G20首次设置贸易和投资工作组,在工作组会议中,邀请WTO、UNCTAD、IMF、OECD、ITC、WB等国际组织提供研究支持,并邀请B20(工商界),T20(智库)直接参与政策讨论。
二十国集团智库峰会机制(Think Tank 20,T20)是二十国集团峰会提供智力支持的配套机制,由2012年墨西哥在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时引入,后来的俄罗斯、澳大利亚以及土耳其等主办国沿用至今。2016年中国确定三家国际问题研究领域的中国著名智库作为T20牵头智库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IWEP)、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SIIS),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RDCY)。

       2016年二十国集团智库峰会的主题是四个“I”,即构建创新(innovative)、活力(invigorated)、联动(interconnected)、包容(inclusive)的世界经济。这四个“I”是引领G20贸易投资合作的四个支柱性方向。

       第一个“I”是创新(Innovative),包括全球贸易体制和创新,以及推进促进经济创新活力的贸易投资政策两方面。在当前的全球贸易治理结构中,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正处在关键时刻。多边机制应该重新成为全球贸易投资治理机制的核心力量。多哈回合经历了多年的踯躅不前,去年12月,WTO内罗毕会议达成了具有历史性的一揽子贸易协定,包括消除农产品(000061,股吧)出口补贴,对最不发达国家的特别支持、信息技术协定扩围等。同时,区域贸易协定的快速发展带来一系列问题,总体上看,区域贸易协定已经由多边贸易的垫脚石向绊脚石发展。多边机制是平衡大多数国家利益,解决国际争端和推进全球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的最佳平台。在内罗毕会议后,受各国国内政治等因素影响,WTO的成员国进入反思期,对多哈回合的前景等持有不同意见。G20成员国应推进后内罗毕多边议程发展,引领各国重建对多边贸易体制的信心,推进对多哈回合未结议题的讨论。创新的另一个方面是推进促进创新的贸易投资政策。数字经济发展迅猛,对创新、就业和增长有重要影响。贸易自由化和投资流动对技术扩散和创新有重要推进作用,电子商务等新贸易规则的构建将有助于形成更开放、安全和可信赖的网络环境。电子商务对创新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有重要意义。目前WTO框架下还没有电子商务的相关规则,相关新规则在区域贸易协定中正逐步形成,然而不同的区域性协定中规则的差距较大。G20成员国应该致力于促进政策协调。服务贸易等其他有助于支持创新活动的贸易投资政策也应该纳入G20的讨论框架。

       第二个“I”是活力(Invigorated),全球贸易投资增长需要寻求新动力(310328,基金吧)。金融危机后,全球贸易增速出现大幅度下滑,在最近几年连续低于全球经济增长率。全球贸易下滑之谜的成因非常复杂。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IWEP)国际贸易团队的理论和测算研究表明,结构性因素和周期性因素共同促成了下滑,前者的影响更大些。结构性因素包括:全球商品结构变动,贸易保护主义增加,全球价值链模式变化等,预计未来几年,全球贸易仍处于低速增长中。为了提升世界经济活力,G20有责任通过合作,来引领全球贸易增长。相关政策包括促进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推进各国尽快签署已经达成的贸易便利化协议、降低贸易成本、加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承诺、构建综合性的贸易战略和设计量化指标等。

       第三个“I”是联动(Interconnected)。联动的世界经济需要贸易和投资规则的协调,以支持经济增长和发展。新贸易投资规则正在双边和区域层面形成,21世纪的规则需要适应新的贸易投资模式的需要,并适应不同国家的发展阶段。然而,当前正在兴起的规则呈现碎片化趋势,缺乏全球层面的有效协调。规则的协调包括以下几个层面:
1.不同区域贸易协定的规则协调,增加协定的透明性。
2.多边贸易规则和区域贸易规则的协调,构建电子商务、中小企业、跨境服务贸易,管制协调等新规则,并且在新规则设计中,平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3.不同双边投资协定的协调,推进协调的投资便利化措施,包括降低投资障碍,促进投资合作,促进投资者获取信息的便利性等。
4.多边投资合作,G20应该推进多变投资合作。
5.贸易和投资规则的协调,目前,很多区域贸易协定涉及投资章节。同时,新的一些跨边境的规则在新的区域贸易协定和双边投资协定框架下被讨论,如竞争政策、国有企业、知识产权、环境政策等。贸易和投资政策的分化已经难以适应当前全球价值链发展过程中贸易投资深度融合的趋势。促进贸易投资政策的协调有助于为商业企业提供一个连贯的、融合的规则环境。

       最后一个“I”是包容(Inclusive),包容性增长意味着不同经济增长阶段的经济参与主体具有相同的发展计划,并能分享全球经济发展的收益。包容性包括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在微观层面,包容性增长需要包容的全球价值链。全球价值链面临一些发展的挑战,包括:全球价值链具有收缩的倾向、一些区域贸易安排通过破坏现有价值链而促进成员国间构建排他性的价值链、全球价值链中,大型跨国公司占较强的主导力量,中小企业在融入全球价值链中面临挑战。G20应致力于推进构建包容性的价值量,提升现有价值链的效率,促进中小企业、最不发达国家融入全球价值链。具体措施包括支持GVCs数据合作、中小企业技能培训,不发达国家能力构建、促进创新,知识产权保护等。从宏观层面,包容性增长需要促进包容发展,消除贫困,推进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G20框架下的政策合作包括贸易融资、促进对低收入国家的投资等。在全球贸易投资增长面临多种挑战的背景下,积极推进全球治理结构创新,提出中国方案,中国正在为推进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全球经济贡献力量。

- 返回上页